困困困困困

沉疴难愈,药石难医

七情不上脸,六欲不上心。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前两天做了个梦。
梦里我在给一个女人做按摩。
她的腰间裹着一条藏蓝色的棉布连衣裙,黑发顺着肩背滑开,露出疤痕交错的后背。
仿佛蜿蜒曲折,无限蔓延的荆棘,拥簇着白皙的脖颈,环绕着线条好看的脊背。
她一直在低低的笑,笑到只能听到一阵阵气音的时候回头望向我。
我看到一颗形状完美的颅骨,黑黢黢的眼眶里伸出一朵开的妖艳的蔷薇。
就像从荆棘一样的疤痕中长出来的一样。
我抚摸亲吻她的蔷薇。

然后我就醒了。

觉得“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这句五分少年气,五分江湖气。

我好绝望啊。
每次在梦里谈恋爱,我都拿的是男主剧本。
对我来说示弱是不存在的,难以想象的。
即使对着朝思暮想的对象,我的台词都是:“睡他!请和我困觉!”
啊。

刚刚思考了一下

我就不应该选专业。
像我这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东一榔头西一棒槌,万事不求甚解的。
只适合混吃等死。

存档

无关风月
断水
消愁

所有人都沉浸在殉道者的幻觉里。

放弃了

我觉得这个平台在针对我

我都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这个人。
我不希望他死,但是很荒唐地觉得这才是他最好的结局。
不少人说不喜欢兵团当前世今生看,但是不这么看的话,太苦啦。真的太苦啦。
看有人说,入坑很容易,出坑除非灵魂和血肉都埋在禅达。
真挺对的。

一颗咸鸭蛋

突然想起来小学的时候看过一篇文章。
作者回忆他十来岁的时候,班里有个很酷的女孩。
经常踩着滑板在街头巷尾飞来飞去。
但是她也是个很聪明的女孩,“能把无聊的事情写的很有趣。”
她写无聊:“虽然今天很无聊,但是我踩着滑板路过门前的草坪的时候,想起了上次隔壁在这里开烧烤派对。”
以下都是烧烤派对的内容。
虽然我觉得我记得这个女孩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她酷,也不是因为她有趣,而是因为文字里飘出来的油烟味,和她的烧烤派对。
说起来,虽然我天天看日食记之类的美食节目,但是我仍然固执的认为菜谱或者汪曾祺的散文才是所谓的“美味”,虽然它们不仅不能吃,还不能看,长什么样子全凭你自己瞎想,但是不得不说初中课文里那颗红的流油的高邮咸鸭蛋真是让我魂牵梦萦的好几年。
虽然我并不喜欢吃咸鸭蛋。